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世外凡人

关爱自己,关爱家人,关爱孩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中国最年轻博士心理分析  

2011-11-09 14:21:56|  分类: 转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朗天心理师《中国最年轻博士心理分析》

 

中国最年轻博士心理分析

朗天心理/ 陈祥志

      

(一)

 

初看网上“中国最年轻博士要求父母在京全款买房”的议题,一些读者会被误导,形成一个闪速印象:一个博士,还要父母全款买房,而且是在北京;太自私,不会感恩;最年轻博士似乎陷入了道德困境里。

找到中央台柴静的采访节目一看,这不是一个道德议题,是心理议题。

以心理师的职业本能,我好奇地想“诊断”一下,这个小博士生,有没有什么问题呢?如果有,是什么呢?我决定从采访视频的有限资讯中,对他做个心理评估。

采访中的张炘炀,年龄才十六岁,貌似成熟,脸上却分明带有稚气。一知道他不是成人博士,立即有释然的感觉。年龄,因为他的很小的年龄,任何的不成熟的行为可能都有了依据了吧。

对于一个未成熟孩子,不舒服时有情绪化的语言和行为,都感觉正常,因为符合孩子的天性。相反,如果他像大人那样掩饰,那这种“成熟”,倒是会让心理医生担心。

这小博士生眉清目秀,意识清晰,口齿伶俐,逻辑感强,表达清楚,以心理医生的眼光,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心理异常;和人对话时,你能够感受到他的现实感;他说的每一句话,都带有真情实感,都是丝毫都没有掩饰。一句话,他应该是正常的。

那么,是什么不正常呢?他逼父母买房的行为背后,隐藏着什么呢?

 

(二)

 

视频中,谈到他要“过得最好”时,柴静问他,是怎么产生那么大的愿望的?他认为愿望来自父亲。如果不能实现,“父亲会最失望”。

他清楚地看到了:我的高目标、高要求,首先是父亲的愿望。当然,也慢慢变成了他的愿望。

他真被父亲的愿望影响了。在他身上,学习的原动力,可能多来自父亲的驱策。事实确实如此,父亲在他两岁展现特殊的天赋之后,就几乎每天24小时陪伴着他,训练他,他也一直很顺从着。别的孩子生下来,该玩的时候玩,该享受什么就享受什么,而张炘炀的主要事情,是顺从父亲安排,拼命学习,拼命越级。

硕士快毕业时,他出了点麻烦,有些科考试不能通过,压力很大,有些功课完不成,他逃避到了网络游戏里。这让父亲很紧张,怕他也像两个退学的同学那样给毁了。

父亲不断给他压力,他不予理会,以玩游戏无声对抗,气得父亲居然当夜出走,从北京连夜走路回河北廊坊。这个举动引起了我的疑惑,对张父行为和性格的疑惑,至少张父在孩子那里,有一个很强烈的欲望,一个掌控什么的欲望,受挫时反应才如此异常强烈。

后来张炘炀就放出话来,如果父母不在北京全款买房,他就不参加硕士答辩,也不考博士。最后父母在北京租了套房,骗他是买的,他终于完成了硕士毕业,考上了博士。

在他眼里,是父母要他读博士,要他留京,既然是他们的需要,就应该为此努力,为他解决房子这个问题。他很担心将来没有房子住,与博士身份很不协调;万一家里出了什么事情,没有家里的支持,就没办法再做他的学问了。这表现了他对生活能力的不自信。

张炘炀显然头脑很灵活。才16岁的他,能够看出来是父亲“创造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愿望,然后强加到了我头上。”多么的具有洞察力。他能够感觉到到父亲的急功近利,感受到自己的压抑,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父亲的问题——“想要快速盖楼”,却不顾存在的危机;“没有钢筋、希望别遇到灾害、楼不要倒”,他能够很形象地表达自己的不安:我怕自己撑不住。

他真怕什么时候自己崩溃。能够意识到的是,初中高中生活时期就开始的压抑。从他后来几乎陷入游戏上瘾的事实来看,他可能欠缺了游戏需求。

可是,从心理专业人士看来,缺乏游戏只是表面的部分,他欠缺的恐怕还有别的。父母也模糊意识到,儿子可能欠缺的太多,可是并不清楚那是什么。心理师有个感觉,张炘炀缺乏的是自由,缺乏平静,还缺乏真爱。因为父亲只顾要他成才,别的都看不到,也不理解孩子,心灵是不相通的,谈何真爱。就算知道孩子欠缺游戏,也不打算满足他,反而毫不留情地剥夺。还以出走逼迫孩子就范。

在父亲的眼里,他当然是很爱孩子的,很为孩子的将来考虑,只有学习才是有用的,其他玩乐的都没有用。全社会不都是这样认为的吗。然而从心理角度看,这种过于功利的做法,会导致孩子爱的缺失,心理能量的缺失。

每一个孩子都需要身心放松,需要爱的滋润,需要父母的爱的支持力量,否则会过早衰竭。可是很多父母以为,管理好孩子的学习,就是对他最大的爱了。这是中国式的教育模式。

欲望积累过多,紧张不能放松,这就产生了对抗心理。你不给我舒服,我也不给你轻松。这是张炘炀逼迫父母的行为原因。

 

(三)

 

很巧合,张炘炀正好处在自我形成的阶段。16岁之前,人的自我还没有形成,还没有力量独自决定什么,都顺从父母的安排。可是16岁之后,很多人开始有长大独立的感觉,逐渐有了主见,想要自己决定做什么。这时期就是心理学的“第二反抗期”。

在这个心理断乳、形成独立自我的时期,如果不能摆脱外来的掌控力量,人就做不了自己,就会陷入神经症性焦虑之中。张炘炀体验到了,自己迟早也要摆脱控制,否则会压抑到出问题。能够看到,逼父母买房,更多是他抗争的表达。

仔细体验,他在抗争什么?抗争被人掌控,心灵不自由。被什么东西掌控了呢?父亲的成就欲望,那是个很有巨大能量的东西。

父亲的成就欲望能量,可能承自他年轻的那个时代,也可能来自家族的愿望。36岁才有的儿子,取名“炘炀”,就很有“火旺”感觉。从潜意识机制来看,这个取名就投射了张父的内心的状况——他有强烈的成就欲望,火一般的强烈。他本来就很想上MBA,那是个成就机会,可惜没有学费,梦断了。这个心底的欲望能量,很快就转移到了孩子身上,因为,张父发现孩子有超常能力。

就像发现自家地下有宝藏一样,张父兴奋异常,产生了巨大的期望,希望孩子成长为人中极品,那会让自己多么的自豪啊。他开始实施自己心中的天才计划。这个巨大欲望能量掌控了他,也决定了孩子没有游戏没有同伴的童年生活。

为了这个目标,张父可以24小时陪孩子,训练孩子。两夫妻牺牲了很多,不交朋友,不看电视,一门心思实施这个伟大的培育计划。可惜忽略了孩子的心理需求,忘记了他是个独立的人格,不承认孩子应该有自己的选择。不能说他不爱孩子,但这是很主观很盲目的一种爱,带有过多控制性的爱。

张父的观念里,先盖楼,先把框架盖了,然后慢慢补充。反映了他内心火一般急迫的欲望——这股欲望能量操控着他。欲望掌控之下的他,理性受到遮蔽,现实感被削弱,观察力下降,看不到孩子几乎是偷工减料造就的危楼。

反而是逐渐长大的孩子觉察到了危机。正常的孩童欲望被长期忽视和压抑,已经在内部积累着紧张,一股蠢蠢欲动的反抗冲动,总令他担心失控,怕像楼房一样崩塌。他曾经产生过自杀自毁冲动。这是愤怒能量不能对外攻击时,转而向内攻击的表现。

他也是直到青春期才开始体验着反叛,开始抗争的。可见,心理的成长,并不能像智力那样走捷径。

这样看来,他要父母买房,更多是一种抗争,一种对抗控制的强烈情绪的表达。这与道德无关。

 

(四)

 

从张炘炀的一些话语里,隐约感觉到,他身上还含有一点什么东西。

第一个疑点,那次上课时讲到“欧拉公式”,他忘情地鼓掌了起来。他的旁若无人,有一种自恋的味道,他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。他解释,这个公式一下子让他串起了很多其他的公式,有种奇妙的连接感觉。

这种与幻觉很近的感觉,可能是他的天才品赋的表现,但也可能离精神异常很近。自古,天才与精神分裂仅仅一步之遥。他们在生活能力、人际关系能力方面,可能比普通人远远不如。天才常常是某方面很脆弱、最需要保护的一类人。那是天才的代价,也告诉了我们,天才需要特别的保护。

他的自恋表现还有:在课堂上问老师“是不是最棒”;在生活上“要过得最好”。他和周围的同学有点不一样,谁都知道要过得好,可是他却要“过得最好”,他的欲望很大;还追求一种“王者气质”,这是天才教育造成的精英情结吗?

我很好奇,是他天生有和别人不同的心灵呢,还是被父亲的天才计划和社会赞誉造就的一个虚高自我?社会把他推到了高处,“被形成”一个虚高的自我。

不管是如何形成的,这种虚高自我会自恋,会失去部分现实感,会无意识看不见别人,自我为中心,觉得自己什么都优秀。但是现实就是现实,并不会迁就满足他的幻想,他就会产生比常人更多的焦虑,会耗他很多的心理能量。所以,张炘炀其实是有心理风险的。

没有持续的心理能量,天才很快会变成无用的蠢才。很多的少年大学生退学就是例证。家庭、社会应小心,别把张炘炀误推入道德狭缝里,白白耗掉许多能量。

未来才是关键。不管他本人还是父亲,需要通过心灵觉察,放下过强的欲望,才不会透支珍贵的生命能量。张炘炀能够在天才的路上走多远呢?我们寄予厚望吧

 

(陈祥志,能量觉察疗法创始人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。顺德朗天心理咨询中心。博客转载须保留作者介绍。

 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4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